歌词迷  国语 粤语 英语 日语 韩语


小辞店 严凤英-歌词

歌曲名: 小辞店 严凤英
  • 黄梅戏珍韵集专辑封面
艺术家: 群星
所属专辑: 黄梅戏珍韵集
语种: 国语
发行时间: 1901-12-14
唱片公司: 中国唱片上海公司
隐藏时间信息

选中歌词可以分享到微博

小小集镇小小店,一桩奇案到处传。茶余酒后供消遣,说好说歹多少年。

柳凤英和蔡鸣凤,生死恩爱一腔冤。编成一出“小辞店”,风风雨雨不平凡。

成了婚的没有爱,没有爱的成了婚。老天老天你作弄人,老天老天太不平。

老天老天你作弄人,老天老天太不平。

柳:花开花放,花花世界,艳阳天春光好百鸟飞来。

柳凤英在十字街做买做卖,有一位大方客送我一块招牌,

上写着四个字“绅商学界”,下写着四个字“仕宦行台”。

烟丝瓜子门前摆,带卖麻糖带卖草鞋。

到春来到春来宿的是芜湖、南京、上海,到夏来宿的是宿松、望江、石牌,

到秋来宿的是桐城、岳西一带,到冬来宿的是徽州、屯溪、石台。

奴店中来往的客人山人海,哪一个不想我,他除非是个痴呆,

就是那正人君子奴心不爱,就是那富豪客小女子也不贪财。

也只有蔡客人令人可爱,瞒公婆和丈夫我们私配了鸾偕。

掸掸灰尘哥房踩,又只见蔡客人收帐回来。

往日里回店来笑容面带,今日里为什么愁眉不开?

解不开其中意打坐哥哥一块,蔡郎冤家心腹上的哥,

哥哥奴的客,有什么心腹上的话对妹妹说来。

蔡:贤店姐细声细气将我来问,我怎忍心吐真言伤了她心。

适才乡邻带来一信,他说道爹娘病重,盼我早早回程。

我本当回家去怕店姐不允,我本当不回家怕落下不孝的罪名。

因此上回店来与店姐议论,聪明的姐,贤慧的妹,你放我回程。

000柳:听一言不由我珠泪洒洒,好一似万把刀把我的心挖。

哥进店三年来未说过此话,为什么今哪日里有了爹妈?

莫不是二公婆得罪哥驾,念他们年高迈耳聋眼花。

莫不是奴的丈夫得罪哥驾,砍头的鬼懵懂的人哥哥你莫要怪他。

莫不是小德伢得罪哥驾,到晚来算清帐叫他连滚带爬。

莫不是卖饭女得罪哥驾,哥啊,哥啊,任哥打任哥骂,任我的哥哥开发。

莫不是众街邻得罪哥驾,手牵手,走!上长街,我们一同去问他。

倘若是哥无理倒还也罢,倘若是哥有理我甩他几个嘴巴。

我这里问十声他一言不答,你到底是聋子还是哑巴?

就是聋子也该讲话,就是哑巴也该打打哑法。

怒冲冲端木椅拦门坐下,卖饭女不开口谅你不敢回家。

蔡:我这里提回家店姐有气,拦门打坐不让鸣凤回归,手拉店姐去评理。

柳:天哪 ……

蔡:实难舍三年来店姐的情谊,我爱你原本是一片真意,怎奈我年纪轻不明事非。

我不该为店姐把父母忘记,我不该三年整不把家归,

我不该与店姐丝罗暗系,我不该拆散店姐好夫妻。

也难怪姐的公婆骂,街坊们闲言闲语,树不正影自斜埋怨是谁?

自古道露水夫妻不过是儿戏,日一出水就干打湿不了地皮。

三纲首推君臣义,父子情夫妻爱纲常莫违,

劝我的妹把一片痴情早早收起,快刀斩乱麻放我回归。

柳:听客人一番话珠泪下掉,这才是烈火烧山反把油浇,

三年来不知哥尽忠又尽孝,这才是哑巴吃黄连苦在心梢,苦在心梢。

问我的哥你到底有何蹊跷?

蔡:来就来去就去并无蹊跷。

柳:莫不是三餐茶饭哥哥吃不好?

蔡:出门人吃什么美味珍肴。

柳:莫不是哥身上衣做的不好?

蔡:我爱妹亲手做小衣洋标。

柳:莫不是哥身上衣洗的不好?

蔡:清水洗小粉子浆店姐代劳。

柳:莫不是卖饭女情理不周到?

蔡:不是妹妹情意好怎能到今朝。

柳:莫不是哥有外路把我丢掉?

蔡:到贵镇只结交妹路一条。

柳:莫不是家有前妻把我骗了?扯谎的鬼耶

蔡:早想讲又怕讲瞒到今朝。

柳:我情愿跟我的哥有大做小,

蔡:娶一房灭一房天理难饶。

柳:我情愿跟我的哥溪水县到,

蔡:名不正言不顺人口如刀。

柳:倘若是哥回家忘却妹了哥喂,

蔡:我若是忘却冤家妹妹雷打火烧。

柳:蔡客人他要回家发誓赌咒,好一似万把刀穿我的心头,

壶中有酒好留客,壶中无酒客也是难留,
他无缘我无份留不长久,再三留留到后反成了对头,

尊一声客人哥店房等候,包裹捡收。

蔡:一见店姐心如刀绞,尊一声店主姐细听根苗。

想当初你待我情真意好,悔不该中途路将你丢抛。

实指望回家乡夫妻和好,有谁知回到家反把祸招。

怨无头债无主凶手难分晓,望店姐为我报仇把恨来消。

店主姐如若怕闲言耻笑,我只有在枉死城哪啊!

店主姐,啊,永受煎熬,永受煎熬!

老爹:老妈妈悔不该生儿养女,生这个杵逆女不是个东西。

我怕她出乖露丑将她包庇,反成了我见财起意谋财杀婿。

倘若是到后来人头落地,舍不得老妈妈白头的夫妻,

舍不得老布袜子有帮无底,舍不得鸡窝上一顶斗笠,

舍不得床底下三升糯米,舍不得刚抱的一窝小鸡。

怕只怕阎王问我犯了什么罪,你叫我怎好意思撕破脸皮?

柳:未开言止不住珠泪往外,小女子诉苦情大人细听开怀。

我的家住桑河十字街内,一家人为吃喝把饭店来开。

奴丈夫从不问生意好坏,他不问奴店房开是不开,

他不问奴店房油盐小菜,他不问奴店中缺米少柴。

名份上是夫妻哪有什么恩爱,对空灶守孤灯好不悲哀。

三年前蔡客人奴店一走,我亲手倒杯香茶问客人的情由

我问客人何事为路?

蔡:江湖上贩翠花带卖丝绸

柳:我问客人高堂父母可有

蔡:实可叹二爹娘早把我丢

柳:再问客人兄弟有几首

蔡:上无兄下无弟独占鳌头

柳:再问客人妻室可有

蔡:蔡鸣凤无有妻子在江湖上漂流

柳:非是我鸠占雀巢三年久,实不知他有贤妻在黄州。


ooo柳:蔡郎哥哥他要走,绝了妹妹的路,忍住了伤心泪,来把我的哥哥求。

要骂你就开口,要打你就伸手,哥哥你不能走,撇下妹妹没有活头。

蔡:妹妹待我情意厚,知心话儿听从头。月亮有圆也有缺,露水夫妻怎能到头?

柳:蔡郎哥哥他要走,妹妹实难留,手拉着了哥哥的手,哥哥你从头。

妹妹不怕名声丑,生意买卖我也能丢。要走我们一道走,跟我哥哥回黄州。

蔡:妹妹是个聪明人,一时聪明一时糊涂。舌头底下压死人,走遍天下难出头。

柳:心上人儿一心要走,伤心泪儿不住地流,肠断心也碎,来把我的哥哥求。

哥哥你转回家,恩爱夫妻到白头,百分情意给她九十九,留下一份解我忧愁
蔡:妹妹待我情意厚,永生永世记心头。我俩人离心不离,一颗心永远伴妹游。

我俩人离心不离,一颗心永远伴妹游。



柳:哥哇……啊……将包裹和雨伞交与哥手,三双鞋两双袜包在里头,

单夹皮棉妹妹亲身做,再送你十串钱包烟带剃头。

三百两雪花银妹妹从未动手,你要仔细点小心放带回黄州。

蔡:冤家妹她待我情深意厚,解我饥慰我寒辛劳三秋。

用手打开包裹口,这银两算饭钱望妹妹收留。

柳:蔡郎哥哥算饭钱算不得好朋好友,三年整算饭钱算不清头。

这银两我不要付与哥手,莫把妹心付水流。

ooo柳:来,来,来……上前带住了客人的手,叙叙你我当初。曾记得客人哥店前一走,

肩背包裹手拿雨伞口叫投宿,我将客人迎进店口,我亲手倒杯香茶问哥哥的情由。

彼时间问我的哥何事为路,你说到贩翠花苏杭二州。

我问客人高堂父母可有,你说道二爹娘早把我的哥丢。

我问客人昆仲有几首,你说道无有弟兄独占鳌头。

我问客人妻房可有,扯谎的鬼耶,你说道无有妻子,在江湖上漂流。

我看客人为忠厚,瞒公婆和丈夫私配鸾俦,实指望我们配夫妻天长地久。

哥喂,未想到狠心人要将我抛丢。

你好比那顺风的船扯蓬就走,我比那波浪中无舵之舟。

你好比春三月发青的杨柳,我比那路旁的草,我哪有日子出头?

你好比那屋檐的水不得长久,天未晴路未干水就断流。

哥去后奴好比风筝失手,哥去后妹妹好比雁落在孤洲。

哥去后奴好比霜打杨柳,哥去后妹妹好比望月犀牛。

哥要学韩湘子常把妻度,切莫学那陈世美不认香莲女流。

哥要学松柏木四季长久,切莫学荒地的草,有春无秋。

哥要学红灯笼照前照后,切莫学蜡烛心点不到头。

为我的哥哥娘家路三年少走,我为哥与亲戚朋友们做下了对头。

我为哥与公婆常常角口,我为哥挨了丈夫多少拳头。

千诉万诉诉不清楚,我好比搭上了强盗的船,失错在当初!

鸣凤:妹妹句句断肠话,我满身是嘴也难对答。

胡二哥脾气坏我放心不下,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多让他。

情虽重重不过王法比天大,继承宗祧还要靠他。

熬过那三九寒天冰融雪化,到来年春三月再来妹家。

柳:送哥送到大河口,河水滔滔向东流,向东流,哥似竹排顺水走,妹似河水难把排留。

坐排坐在排当中,莫坐排尾和排头,怕的半空乌云起,失足落水万事休。

蔡:妹妹待我情意厚,知心话儿听从头,水流万里归大海,浪子来年要回头。

柳:送哥送到大路旁,路旁有一个赌博场,赌博场,命运压在牌桌上,赢人血汗,输的是天良。看人赢钱莫眼红,自己的银钱细收藏,做人莫学进赌场,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。

风月场中哥莫去,色不迷人人自迷,人自迷,哥哥有钱她认得你,哥哥无钱她认你是谁。

恩爱岂用珍金买,能买岂有真情意。谨防歹人见财起意,谋你钱财把你命追。

蔡鸣凤:妹妹说的有前有后,铁石人儿也泪流,舍不得来也要舍,丢不得来也要丢。

合:从空降下宝剑一口,斩断鸳鸯啊两下抛丢。流泪眼望流泪眼,断肠人送啊断肠人,

十字路口并并手,妹回饭店我回黄州。

柳:天哪,蔡客人算不得好朋好友哇。好朋好友,中途路上啊将我抛丢。

往日里我与哥双双行走,今日里只落得一人回头。我这里将招牌端在手,

蔡客人不在店有什么开头,没有知己饮什么酒,借酒浇愁啊愁更愁。

小偷:未曾开言把话论,尊声老爷你是听。湛湛青天当空照,抬头三尺有神灵。

小偷要钱不要命,你是人命攥手心。我要偷错不太要紧,你要断错命归阴。

断错案,命归阴,人头落地就活不成。

那天太阳刚西下,东边月亮才上升。喝了老酒七八两,吃了鸭脚整半斤。

吃饱喝足心中闷,一股不平往上升。我穿破衣惹人笑,人穿绫罗受人尊。

一气偷了鞋和帽,我要到妓院开开心。开开心,开开心,只认衣帽就不认人。

人要走运炉火旺,人要倒霉凉冰冰。两个曲子未听完,抓小偷的打上门。

又是踢,又是蹬,不打衣帽专打人。头也破,鼻也青,羊肉未吃就惹身腥。

忽然一件财喜到,包裹定包雪花银。他在前面走,我在后面跟。原来蔡鸣凤转回程。

梁上君子上屋梁,一出好戏看分明。看分明,看分明,大堂上我难启唇。



柳:蔡郎……一见坟台珠泪洒,哭得我肝肠断心如刀挖。

实指望春三月哥回店转,又谁知我的哥命染黄沙。我的哥死的冤我罪大孽大,我不该,我不该与我的哥私配结发,我不该回桑河独自留下,我不该放我的哥一人回家。怕什么披枷戴锁人笑骂,黄泉路上啊,蔡郎哥啊,再会冤家,再会冤家!再会冤家,再会冤家!


隐藏时间信息

小辞店 严凤英 lrc歌词下载